周挞

入艾草是因为……
一辆车

嘤嘤嘤他俩超可爱

暂时不嗑CP啦因为粮关注我的可以不用再来了!
继续过我的安生日子嘻嘻嘻,祝好!

我没鸽,在忙着谈恋爱,忙期末
幸亏分手了🤔,不然得忙死

天啊这个梗过分可爱了我随便打几个想画的tag
还想看太太们的粮!!!

【毕侃】车在旦夕/续

所有权,一个对男孩子来说又复杂又令人兴奋的存在。

毕雯珺好心情地从李希侃的脚踝摸到膝盖,打开他的双腿卡在腰侧,附身压上去。

把手撑在李希侃的身体两边,细碎的吻落在他架起的手臂、手腕、到指尖。

他的小狐狸动摇了。

李希侃的睫毛颤了颤,羞怯的闭起了眼。

手臂有些酸,放下来会不会好?那就再放、再放一点……

https://shimo.im/docs/6CsAlR2HHJQUDiTM


放图片居然会炸,很神奇
开车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也不可能开车了
所以这个叫悬崖勒车

【卜鬼】抱枕

小鬼非常不爽。

相信每一个酷盖,都不会接受寄人篱下还与人同床被当抱枕这种事。寄人篱下姑且不谈,与人同床放在一边,这大夏天的,你们考虑过抱枕的感受吗,不,你们没有。

小鬼以前也没有,真男人,从来不用抱枕。

可是真男人会魂穿抱枕。

还会魂穿到自己兄弟偷偷买的,印着自己全身照的,等身抱枕。


分部解析一下上面的话。


魂穿发生在大厂生活结束后的第二天,高压连轴转后得以喘息片刻,小鬼圩在沙发上睡着了。醒来发现自己不知道咋的就跑床上去了,不能动弹啥也看不着还闷得要死。

这味儿咋这么熟悉呢…

小鬼狐疑了一阵,一阵有点久,差点又睡过去。

然后他突然觉得不太闷了,眼前也渐渐有了亮光,只是依然不能动。

在光亮之后,出现了一张大脸。

自己的兄弟:卜凡。

分不清惊喜多还是惊吓多,小鬼彻底醒了。

摸摸周围,是寄几之前睡着的那个沙发。

……梦中梦?

手插进头发里搓搓头皮,小鬼听到有人叫他,应了一声就过去了。

接下来的情节就比较厉害了,等到小鬼第五次眯着,他果不其然的就又见到了卜凡……的猪窝。

他参悟了。

他的兄弟卜凡,如果有觉睡,会悄悄给他的抱枕穿衣服脱衣服穿衣服脱衣服……

明明主动联系自己的次数都不超过五个手指头。

哦,半个也算没超过五个。


小鬼最近在努力多睡觉。

明明啥啥联系都挺方便的,暗中较劲罢了。

小鬼不知道,他甚至都没考虑过,为啥自己的兄弟会和自己的等身抱枕睡觉。

好嘛,兄弟嘛。

他和卜凡的时间不太容易撞到一起,多数是以各种视角看他的房间…姑且算房间。

偶尔撞到,少数能看他疲惫的睡脸和黑眼圈,多数是卜凡搂着抱枕,眼前直接一抹黑。这时候小鬼就控制自己彻底休息,现在他已经很熟练了。



小鬼感觉时间很快,小鬼感觉时间很慢。

小鬼梦到卜凡哭了。好大一张脸,一边哭一边呢喃自己的名字,声音巨小还带颤。

可他就是听懂了。

他没法儿去帮他擦眼泪,甚至没法儿安慰他。

是梦啊,他意识到。

……

不是梦吧?



工作人员看差不多到时间了,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小鬼的肩。

少年打了个哆嗦,睁开眼晃晃脑袋,直直地盯着睡觉时脸对着的地方。

“没睡好吗?时间快到了……”

“…没有,没有的事儿。”



卜凡生日会之后接到了一电话。

“卜凡卜凡卜凡,我给你定制了一个两米二的抱枕邮你公司去了,上面的我巨帅!”

“说啥呢,我要你的抱枕干啥,辟邪啊?”

“那我你要吗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晚安。”





没啦,嘻嘻

【毕侃】车在旦夕

李希侃弯眸抿唇,自己玩的挺乐呵。

因为身高还是有差距,他绷着条腿往下勾勾,除大脚趾微翘起来,剩下的脚趾都内扣好,见了个空隙就往毕雯珺交叠脚腕中间伸。

确实是凉的。

毕雯珺冷得一激灵,李希侃暖得脚尖发麻。

但这并不妨碍动作继续。

一方没阻止,一方没停下。

彼时两人还穿着春季的长款睡衣,宽松的款式,宽松的裤腿。宽松到李希侃勾着人毕雯珺的裤脚往上,可以直接踩到对方膝盖上。

然后,狡猾的小狐狸突然脚滑,非常不小心的把腿搭到了毕雯珺膝盖往上1.754分米的地方。

腿再短点都搭不上去的那种。

长腿本人毕雯珺觉得自己的长腿地位被撼动了,也不甘落后。

他探出手,温暖干燥的手掌拍了拍李希侃的大腿。

“你腿再往上来点。”

“…嗯?”

“看看能不能把脚贴我肚子上。”

“啊?啊……”

李希侃后知不觉地依对方的话蜷起腿用胳膊抱着,不觉地从jio冷变成jio暖,不觉地……

咦?

这样在别人怀里缩成一团,脚背挨着人肚子脚尖又被握着的姿势,是不是稍稍稍有些…那啥啊。

李希侃抬起头,他发现毕雯珺在看他,赶忙又把头低下。

看来是了。



明人不说暗话,他突然有些热。

热到胡思乱想,胡作非为,胡言乱语。

老毕,你看太阳真像个溜溜球。

“老毕啊……”

“小侃。”

就怕rapper讲情话?

vocal埋颈呵气喊昵称了解一下。

李希侃瑟缩着噤了声,脸热带着眼底也跟着红,他伸手去抓毕雯珺的衣襟,腿也不可避免的会挣动。

毕雯珺一把按住李希侃的脚腕。

他另只手顺睡衣下摆而入,从下至上的过程中,缓慢而坚定的用手掌贴合李希侃的后背。

俩人对这个动作心照不宣,这个信号,其实是有点痛的。

但李希侃喜欢。

“我想亲你了。”

又有谁能想到火力少年毕社长在被窝里,是会把人啃得满脖子牙印然后再袒露自己愿望的朴实少年呢。

李希侃睫毛发颤,他想说那你想吧,紧接着毕雯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那你想吧。



接吻类似两个人吹同一块泡泡糖。

先破掉的人是输家,惩罚是被泡泡糖糊住嘴,失去呼吸20…34…57……

四五分钟左右。

有时还会伴随着强制性参加第二次battle等其他附加的任务,并极大概率不能再翻身。

李希侃晕乎乎的被翻了个身,好容易得了新鲜空气,胸口起伏得像在做wave。

……我们换个打开方式。

李希侃刚仰躺在床上就架起胳膊挡在胸前,奶凶奶凶地蹙起眉把头扭向一边再斜瞥着用眼神警告他,红肿的嘴唇微启,嘴角还沾着也不知他俩谁的唾液,身体由睡衣遮着,随着呼吸起伏出顿感的线条。

珺珺这一次没有装睡,他用四个字给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找了个合理的理由。

这个小漂亮是我的。





没啦,没有链接

上了色,再占一遍tag
真的找不准色
很sad